当前位置: 首页 >名曲赏析 >殉情 | 你知道《神雕侠侣》中让李莫愁狂歌当哭的词作者是怎样的人生经历吗?

殉情 | 你知道《神雕侠侣》中让李莫愁狂歌当哭的词作者是怎样的人生经历吗?

2022-08-02 13:53:41

无论是读过金庸先生所著《神雕侠侣》的书还是看过《神雕侠侣》电视剧的金粉们,记忆尤深的应该是李大魔头的那首狂歌吧,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是呀!问世间,这个情到底是何物?在古人看来,当情至极处时,“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此处当然不是指肉体啦)”。如此看来“生死相许”当是何等极致的深情!

 

当科学技术发展到今天,似乎因该有了更有另人信服的科学解释,生死为何可以相许了吧。

 

那么这首词的写作者是怎样的经历让他有了如此深情的体悟呢?难道是和李魔头一样也是经历过了人生最深情的痛?呵呵,非也,非也。

 

历史记载:生于1190年的元好问,字裕之,号遗山,世称遗山先生,今山西忻州人。金末至大蒙古国时期著名文学家、历史学家。



 

和那些大才子们一样,都是英雄出少年,元好问也不例外,自小天资聪颖,史载其七岁便能写诗,被时人誉为“神童”。正所谓自古神童多坎坷,且看:

 

在元好问十一岁时,因父亲元格(实为其叔父,因其叔无子过继)在冀州当个小官,小好问也随父一起生活。当时和他父亲同在冀州为官的有个翰林侍读学士路择就对小好问青眼有加了,时常加以辅导诗文,“爱其俊爽,教之为文”。

 

时光一晃三年过去了,小好问从一个小屁孩长成了一个少年。十四岁的他,名如其人,好问,又求学于博通经史、淹贯家的陵川人郝晋卿,学问大增,有大儒之风。

 

时光又过了三年,十七岁时,其父元格因炳直和同僚不睦,被罢免了县令一职。可怜天下父母心,天下父母又皆同心,孩子第一,其他靠后。



 

诗礼传家的书香之家不能穷了教育,于是为了好问的学习问题,他的老爸仍继续留在陵川,正所谓陪伴是最温暖的亲情,直到元好问十九岁终于学业大成后,才举家迁离陵川。

 

那么是不是,自小就有神童之誉,学问有成的好问兄就可以从此轻松取得仕途呢?呵呵,学问和做官还真不是同一回事。各位,且看:

 

有史为证,据史载,好问十六岁时就开始加入了仕途的选拔赛。因早有才名,预选的乡试免掉,直接参加并州府的复试,历史上大才子入仕统考的种种结果的大戏,又开始上演了,啥戏,名落孙山官去也。

 

让李大魔头狂歌当哭的这首词就是他在十六岁的时候赴并州赶考的途中所作,那么是什么原因竟然让只有十六岁的少年作出了这首似乎只有人生经历非常丰富的人才能写出的好词呢。先欣赏他的这首词吧,全词如下:



 

摸鱼儿·雁丘词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是呀,情为何物,对于一个十六岁还未经多少世事的少年来说,无法理解。原是在赴考的途中刚巧碰到了一个捕雁的人,两人途中相遇,不免就相互的攀谈起来,这位以捕雁为生的就和元好问说起了当天刚发生的一件令他刻骨心田的事。

 

竟然是,在他捕杀了空中双飞的大雁的其中一只后,另一只逃脱的雁虽然悲鸣不止,但却没有就此彻底逃走,而是自行撞地殉情而死。



 

少年的元好问听到此事后是感动非常的,随后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决定从猎人手里买下那只殉情的大雁,并把这只大雁葬在了途中所经过的汾河,立碑刻下“雁丘”二字,且作此词以怀纪,未曾想竟成了一首传世之作。

 

心底善良的元好问仕途上老天爷却没有因此事而眷顾他,怎办,不管怎样,我元好问坚信,天无绝人之路,唯有坚持终会有路。

 

于是再拜名师苦读三年(三年一考制),三年后,十九岁的好问心想,再战江湖,于是再次来到长安参加府试。结果怎样呢?嘿嘿,命运是又一次和他开了个玩笑,再次卷铺盖走人。



 

这两次的打击对于信心满满的好问来说不可谓不小呀,这不,可能是由于信心再加上当时蒙金两国在开战,天下不太平等原因吧 ,后来又参加了三次国考,结果仍是没有结出果。

 

呵呵,所谓事不过三,我已经过四了,难道是天降降大人与我乎?报国之志,只有官场才是实现我元好问人生抱负的舞台,再战。

 

事不过三后还有三番五次,这不五次过后在其三十二岁时终于进士及第。(这已经不仅仅是有才气就可以了,失败后坚持的毅力才是一个人一生最终成功的最主要的基石吧)

 

成功入仕后,几经落榜磨难的好问兄是不是仕途该会顺利一些了呢,老天爷该给我一些补偿呀。嘿嘿,非也,非也呀。



 

好问兄的命运可谓是坎坷非常呀,还没做几年安稳的清官,蒙金的战争不断,大量的金地被占,金民被掳掠,几年的市场争夺战后,大金集团被跨国公司的大蒙国际全资收购,有能力的原大金集团的高管可以继续留任。

 

我们的这位原大金集团的元好问主任,可能是深受儒家思想的熏陶吧,于是乎对想新聘任他的东家慷慨陈词一番也,诸如生为金家人,死是金家鬼那是必说的话了,什么你蒙贼给我再好的待遇老夫我也不要之语也是有可能的呀。还是书山登攀,史海遨游的心安呀!

 

为此曾自嘲曰:撼树蚍蜉自觉狂,书生技痒爱论量。老来留得诗千首,却被何人校短长?

 

至此以后,元好问再也没有出仕为官,在被大蒙集团囚禁劝降几年无果后放回,无意仕途的元好问回老家过起了隐居的田园生活,并和历史上的那些文人们一样,那就是广交友多游历,管他什么三教九流皆可为我友也,俨然一个社会活动家。

 


同时为了保存中原文化,元好问写信给时任蒙古中书令耶律楚材,请他保护并资助了几十位原金朝的儒士,大多被大蒙酌加任用。元好问本人潜心编纂著述,从此远离仕途,有词为证:  

 

骤雨打新荷 
绿叶阴浓,遍池塘水阁,偏趁凉多。 海榴初绽,朵朵簇红罗。 乳燕雏莺弄语,有高柳鸣蝉相和。 骤雨过,珍珠乱撒,打遍新荷。


人生百年有几?念良辰美景,一梦虚过。 穷通前定,何用苦张罗。 命友邀宾玩赏,对芳樽浅酌低歌。 且酩酊,任他两轮日月,来往如梭。

 

是呀,几番风雨,几经颠簸,看淡了,看透了,也累了。人生又能有多长时间呢?看,绿叶繁茂,浓阴一片,池塘中水阁环绕。还是实在一些吧,生命中有些东西既然是强求不来的,那就邀三五好友,把酒浅吟,难得糊涂,管他日月更替若何。



 

元好问在其六十八岁时,走到了人生的终点,一生留下了大量的诗词作品,堪称是金代作品最多的词人。元好问的诗词内容广大,在大金的词坛上应该是题材最丰富的一位大家了。

 

可以说是造化弄人吧,正如清代大文学家史学家赵翼在《题遗山诗》中所说:

 

题遗山诗

身阅兴亡浩劫空,两朝文献一衰翁。

无官未害餐周粟,有史深愁失楚弓。

行殿幽兰悲夜火,故都乔木泣秋风。

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



 

也许正是因为自己国家山河的破碎,触发了元好问的忧患,无心插柳的结果是,造就了他的这些旷世之作。当然,这样的结果定然不是元好问的初心所往了!



 

          元好问

           轩辕

虽曾借得神童风,几番龙门仕未成。

宦海沉浮历乱事,书山登攀做史工。

一曲雁词传千古,两阙新荷度余生。

何言国难诗家幸,须知非是吾初衷。